研究顯示,要減少溫室氣體,已發展地區必須削減50%的肉類消耗量。

穩定大氣層的一氧化二氮,則要減少一半的肉類消耗量。

一氧化二氮是因使用過量肥料和糞肥而滋生的細菌身上所排放的溫室氣體。

大部分一氧化二氮來自農業。

你會減半食用肉類的數量,以幫助全球氣候?研究結果顯示,若你居於已發展地區,為了穩定大氣層的一氧化二氮,的確需要減半肉類的食用量。

一氧化二氮是人為破壞臭氧層的最大元凶,亦是繼二氧化碳和甲烷之後最嚴重的溫室氣體。

農業是排放最多一氧化二氮的人為活動,約佔八成。細菌將糞肥和殘留在土壤的過量肥料中的氮,轉化為一氧化二氮氣體。

我們食用的每磅肉,都由大量的穀類糧食製造。而這些穀糧,正正需要含有氮的肥料,因此,每卡路里的肉(和奶類製品)的一氧化二氮排放量,遠遠高於直接食用農作物。

The Woods Hole Research Centre的Eric Davidson正鑽研幾個未來一氧化二氮排放量的可能性,包括如何在21世紀穩定大氣層的一氧化二氮量,並思考怎樣改變排放,以達到預期目的。

「我沒打算要大家一同改變飲食習慣。」他在他一篇在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出版的學術研究表示。

減少一氧化二氮量的其中一個方法,是在每一磅的穀糧和肉類上,更有效率地使用氮。減少肉類需求也是有效的方法之一。

「我會全面地涵蓋『肉類需求給常』和『減少肉類需求』兩種情況。」Davidson說。

「假若我們想即時減少排放,穩定一氧化二氮,我們必須實行以上的所有方法,包括改變飲食習慣。」他說。

他的研究報告顯示,已發展地區需要減少五成的肉類消耗量,以兩倍的努力有效地管理氮。

這項分析與康乃爾大學的Christine Costello的相關作品不謀而合,均指出2006年的聯合國報告提及過家畜比交通更能導致氣候變化。

Costello指出,當生產肥料含有牛等反芻動物排放的甲烷和二氧化碳,農業和家畜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會更高。

Davidson和Costello都說,農業引起的氮涇流,導致了墨西哥灣的死區,以及海岸地區的富養化,因此減少氮排放量可帶來其他好處。

相比二氧化碳和甲烷,一氧化二氮排放較少,但它的吸熱能力卻比二氧化碳高出300倍,並會停留在大氣層約100年。

但減少肉類消耗量能否真的實行?Davidson指,30年前,沒人相信酒吧會禁止抽煙,但這條例最後還是獲得通過。

根據Davidson的研究結果,2002年,已發展地區平均每年的人均肉類消耗量是78公斤(71磅),預測2030年將會增至89公斤(196磅)。同時,發展中地區在2002年的數字是28公斤(62磅),預測2030年會升至37公斤(81磅)。

「我們的生活太奢華了。要由一年內食用82公斤(180磅)肉類,減至一年只食用40公斤(88磅),似乎沒什麼可能。」Costello說。

資料來源:Discovery News

有關內容可參照: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