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是兩件重要事件的十周年,它們皆讓發展中國家的人有能力獲得具質素而價格又可負擔的醫療護理。

首先是多哈宣言(Doha Declaration)的簽署,各國政府確認把病者健康置於貿易之上的需要──獲取可負擔藥物凌駕於知識產權。但十年過去,發展中國家仍然繼續在獲取藥物的事情上爭扎。

印 度是一條關鍵的斷層線,發展中國家所用的大部分具質素和價格可負擔的藥物都在印度生產,但該國卻受到藥廠和富裕國家的持續攻擊,打擊其仿製藥的生產。其他 中等收入國家也日益面對製藥業就藥物定價上升的問題。疫苗價格是一個新的爭議焦點,而有關爭論將會持續,目前全球最大的疫苗買家剛首次公開其購買的疫苗價 格。

二零一一年也是決定設立專用基金以抗擊發展中國家三大致命疾病: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的第十年。捐助機構或國家透過全球基金 (Global Fund),將前所未有的大量撥款用於挽救生命。但十年過去,一些捐款國在嚴峻的金融問題打擊下離棄了全球基金,令全球健康面對資金急降的問題。
若 全球的健康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均未獲重訂優次,最新的科學進展和政策改善也變得脆弱不堪。今年,一項重要的臨床測試總結出愛滋病病毒治療是一種預防方式,為 扭轉愛滋病疫症迎來一絲希望;可是,要把這個研究結果具體化,就要進一步擴大治療規模。目前接受具質素的耐藥結核病治療的病人仍然非常少,儘管已有新的診 斷工具可望打破藥物需求少和供應有限的惡性循環。今年有一筆撥款旨在改善現有的瘧疾治療,但卻令藥物原材料價格上漲三倍,叫人質疑撥款的成效。

當 然,不是所有事情均與這三大疾病有關。陷入營養不良危機的兒童正開始接受更切合他們營養所需的食物援助,但在最新的媒體關注熱點以外,數以百萬計營養不良 兒童仍然備受忽略。在醫學證據支持和政治上優先定位下,擴大美洲錐蟲病治療的規模似乎指日可待,但缺乏藥物生產商的重視卻令主要的藥物短缺。醫治隱球菌腦 膜炎的新指引為治療帶出前景,但由於難以獲得有效和價格可負擔的藥物,這個新指引猶如一部教科書,紙上談兵。
這些都是發展中國家的人民在 醫療護理上每天均遇到的障礙。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同樣於十年前成立,嘗試與其他組織一起,消除一些妨礙我們作為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的障礙,讓我們 能盡力為病人提供最好的治療。十年過去,「病者有其藥」運動的工作取得一定成果,但這場仗還未勝利,前面的挑戰仍然艱鉅。

有關該十個故事, 可按此參閱。

文章及圖片來自:MSF

 

有關內容可參照: English